我不是頭殼壞去,下了這麼一個莫名其妙的標題是有原因的。
 
家中玄關區鋪有一大片兩米見方、貌類天然絲瓜纖維的朗美塑膠踏墊,
作為進出室內外更換鞋子的刮泥兼緩衝區。
當初選擇選擇這種朗美踏墊的原因如下:
1.    灰色美觀耐看
2.    踩起來很舒服。灰塵砂礫自動落下至踏墊底部,即使髒了沒有立刻清理赤腳踩起來也不會覺得沙沙的。
3.    防滑、好清理。平時用吸塵器就可以將底部收集的砂礫吸得很乾淨,由於塑膠材質不吸水,即使用清水清洗,也可以很快的晾乾、鋪回去。
4.    美味可口、口感絕佳...
 
其實...我家的狗吃了我們家的踏墊。
我又做了什麼好事?
 
雖然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我還是如往常般,興奮的跳進袋子裡。趕快出發吧!
 
是的,我跟大家一樣意外,由於情況緊急,在我還來不及思考這一切究竟是怎麼發生的,豆豆就已經進手術室開刀去了,如同我在標題所寫的:開胃。
 
這事估計要追溯到農曆春節前,我們家玄關的踏墊開始出現第一個「圓形禿」,當時我總以為是踏墊使用久了,塑膠纖維脆化脫落,也沒怎麼懷疑那些碎屑哪裡去了,心想掉下來的纖維應該是在我打掃時讓吸塵器吸走了。踏墊上的圓形禿一開始並不起眼,但卻在過年前臻至高峰,從一個點增加到四個點,而且面積還有擴大的趨勢。
一開始不起眼的圓形禿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大面積的地中海禿
 
當時的豆豆依然一如往常的好動愛玩愛撒嬌,唯一的不同是出現了偶發的軟便,不一會又好了。直到我跟民過年期間從日本回來,從爸媽那邊領回後,發現豆豆竟然有時會悄悄的放臭屁,這才驚覺豆豆的腸胃肯定出了什麼狀況;果不期然的,豆豆開始出現拉肚子、嘔吐等症狀,但總是沒讓我聯想到踏墊禿頭的理由。
 
帶著豆豆就醫之後,我們做了各式各樣的檢查,X光、抽血都沒查出什麼來,醫師懷疑豆豆吃了什麼令腸胃阻塞,卻又不容易被X光照出來的物品,但令一方面又對活動力十足的豆豆充滿不解,照理說牠應該很不舒服、很沒精神才是,那天豆豆卻對著獸醫師翹起屁股來擺出「來玩吧!」的標準姿式。
屁股翹高高;狗類共通的肢體語言:我們來玩吧!
 
回家觀察的隔天,豆豆終於將「證物」嘔吐了出來,在那堆濕濕黏黏的胃液中竟混合著大量的塑膠纖維、人類毛髮!光是想到那些消失的塑膠纖維竟然都被豆豆吞進肚子就令我不寒而慄,那些纖維聚在一起大約是我的半個拳頭大的大小吧!於是在獸醫師的建議下開始讓豆豆斷食、服用顯影劑,一邊冀望那些塑膠纖維都被豆豆排泄掉了,一邊又不禁想像著最壞的情況─小腸阻塞,如果是那樣的話豆豆想必痛苦萬分,因為吃進什麼都排出不來。
 
約定重新拍攝X光片那天,整個獸醫院裡上至獸醫師,下至櫃檯小姐,每個工作人員都聽說了有一隻黑貴賓吃了塑膠踏墊的「英勇事蹟」,紛紛好奇的探頭想見見這隻傳說中,吃了踏墊的的狗。唉!~你沒什麼好得意的。

我看著豆豆
X光片裡白色又迂迴的消化系統,顯影劑發揮了作用,原本一片漆黑的消化道通通被染白了,醫生指著X光片裡一片大範圍卻灰濛濛的區域,我彷彿看見了一大片天然菜瓜布塞在那裡,充滿了奇異又捲曲的光影。醫生告訴我,豆豆的胃部整個塞住了,要立刻抽血,緊急開刀取出,更進一步的狀況可能要開刀後才能知道小腸裡有沒有阻塞。當時的我臉色肯定是一片慘白,點頭同意開刀之後,我六神無主的騎著機車回到家,打電話告訴民,「豆豆的胃裡充滿了塑膠踏墊」這悲慘又無奈的事實。
 
傍晚,獸醫院很有效率的來電告知手術順利,成功的自豆豆的胃中取出了「一顆宛如雞蛋大小般的塑膠纖維球」,最值得慶幸的是因為這團纖維太過巨大,無法進入小腸,所以小腸部分沒有阻塞,我也不用擔心豆豆的腸道因而發炎。不過因為豆豆開刀後不便移動且需要注射點滴安養,安排了3-4天的住院期。豆豆住院的這段期間雖然院方開放探病,但過去豆豆開刀的經驗告訴我,我們還是不去為妙,免得他覺得我們又再度枉顧牠悽楚的哀嚎、狠心拋棄了牠。(神奇的是不去看牠的話,牠在醫院裡乖巧、安靜又獨立;「面會」後就不是這麼回事了。)
 
豆豆出院那天,我跟民幻想著豆豆虛弱的模樣,驅車前往動物醫院,準備迎接我們想像中嬌弱無力的病犬;在我們向櫃檯打過招呼後,迎面而來的竟是一尾身長約50cm、長著黑毛、在護士懷裡激動狂跳的活魚...
啊!不!是情緒激昂的黑貴賓─豆豆。
為了安撫牠的情緒,我們刻意不接觸他的目光,假裝我們一點也不思念牠,裝做若無其事的表情接牠入懷,直到牠的情緒平靜下來,我才輕輕的喚著牠、撫摸著牠的頭,稱讚牠好乖好乖。我們聽著醫師的囑咐,了解豆豆術後該如何餵食、照料,還有下次回診察看傷口的時間,一邊想著:豆豆身體無恙,太好了!
 
豆豆的平靜沒有持續很久,隨後有隻美麗的西高地白梗(犭字邊才對,不過我打不出來)進來看病,豆豆立刻興奮的從袋子裡跳出來,朝著那隻性別不明的西高地白梗衝去,害我狼狽的追著牠跑了好幾米的長廊,竟然只為了一嗅白梗的屁屁!唉!看來豆豆精神好得很哩!~
豆豆戴著伊莉莎白頭套吃著泡軟的處方飼料;往後兩週你都得戴著它了。
 
回家後遵從醫師囑咐,立刻戴上「伊莉莎白頭套」,避免豆豆狂舔傷口。
算算豆豆戴這個伊莉莎白頭套可說是經驗老到了。第一次戴是結紮手術後的修復期,那次戴上頭套後就像「123木頭人」那樣僵硬,一戴上頭套就定格,一脫下來又恢復活動力,總之戴上頭套之後的牠很僵硬,但沒辦法,c'est la vie這就是「狗」生~
 
想必豆豆也想通了這一點,往後的膝蓋關節手術戴了足足一個月的頭套,雖見牠動作遲緩,恍若老狗,但膝蓋修養期間最好就像這樣「安養天年」,太過活潑反叫人傷腦筋。這回手術後更神,過去豆豆戴頭套後的神情萎靡狀已不復見;非但如此,這些日子以來,我親眼見識到什麼叫做「生命共同體」,豆豆已經完全把頭套當成牠身體的一部分(←接飼料的好器具)。這點就跟棒球捕手戴上手套更容易接球的道理是一樣的。
 
豆豆戴著頭套走路的樣子更是笑果十足,通過狹窄空間時不以為意的用頭套四處撞,像極了盲人用柺杖探路那般熟練;在寬闊的空間行走時,則見牠搖頭晃腦的一邊前進一邊平衡頭套,頭戴大喇叭左搖右擺的步伐充滿了自信,彷彿貴族巡街般的不可一世。
 
豆豆胃部開刀縫合的傷口,莫約6公分,傷口復原的狀況極佳。
 
3/19那天,醫生宣布再過兩天就可以取下豆豆的頭套、可以洗澡了。
真是太好了!!我終於不用再大費唇舌的跟別人解釋牠為什麼戴著頭套、為什麼那麼臭了卻還不能洗澡,還有為什麼開刀,也不用再向朋友分析塑膠踏墊對狗來說有什麼好吃的...
 
 
以下是民揣摩獸醫院裡,狗病房的談話~
A:「嘿!你們為什麼進來這裡?」
B:「歐~我被車撞。」
C:「醫生說我老了得白內障,所以進來開刀。」
A:「嘿!新來的!你咧?」
豆豆:「我吃了一種很好吃的東西,然後就進來了。」
眾犬:「......
 
其實我的內心深處知道,豆豆應該是無聊到去吃踏墊。每天每天,豆豆總是趴在玄關的踏墊上等著我跟民的歸來,等待的時間總是很漫長,也許偶然有一天,豆豆發現踏墊上的某片纖維鬆動了,就用嘴去咬看看,然後咬了一小口,嚼啊嚼,「QQ的,還不賴!」接著成為牠空虛寂寞時的最佳消遣。晚間當民下班回來、我下課回家後,才是豆豆最期待的時光,累攤了的我們陪豆豆玩個15分鐘左右,然後一邊看著電視一邊搓著豆豆朝天的肚皮後,就準備洗澡休息,明天還要早起呢!

我知道我每週都該花時間帶豆豆去運動,過去總以為一週三次也許就夠了,就這次豆豆挨這一刀的肇事因素看來,是不夠的。我真是個不及格的主人!我們協議好這次豆豆康復後,每天不管再忙再累、再怎麼晚歸,我們都應該要帶著豆豆去散歩,不單是對豆豆好,也對我倆的健康好,每個人每天本來就應該要花個
15-30分鐘運動才是,忙碌跟疲憊都不應該是藉口。
 
寫到這裡,我不禁想起一位美國女性作家Jennifer Weiner曾說的,「我想每一個單身的男女都應該養一隻狗。....小狗能讓你的生活規律,也能讓你的生活變得有意義。因為家裡有隻小狗靠你過活,所以你不可能睡得太晚或是整天整夜不回家。」
我不是想鼓勵大家養狗,但我很認同Jennifer Weiner所說的,養狗狗確實讓我變得更好,豆豆讓我學會責任感、奉獻與教育的喜悅。如果你在看了電影「馬利與我」後,也像我一樣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你一定能理解我在說什麼。
 
寫部落格以來,我好像很少張貼豆豆的相片,其實豆豆本尊比照片可愛多了,牠擁有一身極其茂密又頑固的毛髮,除非是去讓專業美容師整理,不然我怎麼梳理牠的毛髮,依舊是捲曲又顯得有些凌亂;灰黑色交雜的毛色看起來好像總是髒髒的,我老爸長開玩笑說豆豆是「水溝色」,不過牠在家人的眼中仍是無敵可愛,那秀氣的鼻頭、修長的四條腿、雲朵般的尾巴、流轉的機伶眼神都好惹人疼愛,可惜我總是無法傳神的捕捉下來。
 
我不太擅長拍攝豆豆,也許是我的攝影技術實在太爛,在不使用閃光燈的情況下,豆豆的在我的鏡頭裡很少有清晰的成相,10張照片裡有一張清楚就偷笑了。拍來拍去總是拍出四週圍都爆掉(曝光過度)的一團黑影,豆豆又格外好動,這一秒完美下一秒就甩頭扭身了,大概只有用零食吸引牠「不要動」,才能拍出像上面這樣的認真表情。
總是曝光過度的背景
 總是愛在剛洗好的地毯上摩蹭(愈新鮮的愈喜愛!)
 
拍照時,甩頭、亂動都是正常的啦!
 
 
過動狗一隻
 
但也是我們甜蜜的負擔。

大家都要健康喔!!
 
創作者介紹

甜點是另一個胃

林軒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